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比自由更美的是慈悲

I can make u feel better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海很大,西宁很小。我要走了。  

2006-06-28 13:54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8月21
夜里9点半飞兰州,12点半到达中州机场。
坐机场大巴在兰州大学附近下,打车去兰州火车站。
买到6点半开往西宁的车票。
在火车站的候车室坐了一晚。

8月22日
11点火车到达西宁
火车站的出站口写着“小朋友,恭喜你又长高了”,画着一个兴高采烈摸着头发现自己长到了1米4的小孩。
把背包放在地质勘探招待所,三人间20元一晚。每个楼层有一个厕所和一个水房。房间里有一个小电视机,有个电灯泡,每张床有双拖鞋。
坐3路车在检查站下,转小公共去湟中县,在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圣地塔尔寺找到了毛兰喇嘛。
他是海涛的朋友,很胖,开着车带着我在寺内走了一圈,就这样还累得直喘——明天他就要跟着罗桑多杰上师去附近的一个庙里,所以抓紧时间带我去见上师。
罗桑多杰是一位著名的喇嘛上师,也是一位杰出的学者。文革的时候,他从北京的藏学院回到青海,在山村里隐居并修习密法十几年,是一个沉默寡言而富有智慧的僧人。他的房间就在酥油花殿的对面,是一座小小的院子,陈设简单,小庭院里有高高的青草和花卉,上师正在房间里盘腿而坐,默诵经文。他为我摸顶祝福,又赠送了一张自己的画像。
退出房间,去毛兰家蹭饭。三盘蔬菜,一盘素菜炒肉,还有一大铜盘白煮羊骨头和四把割肉用的解手刀——毛兰是上师的侍者,他自己还有一个小喇嘛服侍,做杂事的还有一个男人,是毛兰的兄弟,来庙里探望他。
一同吃饭的,除了我和毛兰还有他哥,还有一个汉地来的和尚,穿一身青瓦色僧衣,眉毛老是习惯性地锁着,好象过得很辛苦似的。据他自己说,是西安人,来此处是为了寻找上师听法,但发觉藏族的上师几乎不会说汉语,已经打算回去了。
除了汉地的和尚,我们三个人荤素都吃。毛兰说,这羊肉是三净肉。
(注:三净肉是指“1、不见,我眼不见它被杀时的情景;2、不闻,我耳不听见它被杀时哀叫的声音;3、不疑,它之死不疑是为我而杀者。”毛兰认为,这是在经文里有明文记载可以食用的肉类,我想他指的该是《楞伽经》里的那段经,但在佛教界本身,仍存在着“三净肉VS.纯正素食论”以及“真的有三净肉吗”的争执)
刀子是开了刃的藏刀,毛兰看我的动作实在笨拙,就帮我慢慢从骨头上把肉片下来,又递给我一碗蘸水,饭也是满满一碗。吃完饭,我想,该去消化一下了。
毛兰出去办点事,他的院子也是小小的几间屋子,中间种着花——一群爱花的僧侣。地上铺着很多肉,都是新鲜的羊肉片,晒干了以后当零食吃的。很多苍蝇在飞,我蹲在地上,接过牦牛尾坐成的拂子,一下一下,慢慢摇,它们飞来又飞去。这大概就是三净肉的真谛吧。
稍后毛兰回来,很辛苦的带我在塔尔寺走了一圈,先去了宗喀巴大师出生的圣地,跟看门的喇嘛打了个招呼,让我钻进后殿,在已经被帐缦重重包裹的塔外顶礼,又去了护法神殿,在满是灰尘的手心里接了半掌白酒,喝了一些,把剩下的撒在头发上,毛兰说,这可以得到护法神的保护。
听说我要去玉树,毛兰叮嘱我小心,他说,要小心那里的藏人。
毛兰是安多地区的藏人。
塔尔寺的游人太多,它是此次旅行中唯一收门票的一座寺庙。
西宁的街道上更多的是穆斯林,白色帽子的男人和黑色面巾的女人,所谓水井巷的小吃在我眼里无甚可吃,让我奇怪的是这里有许多许多新鲜水果卖——受年羹尧故事的影响,我老以为青海是个没有蔬菜和水果的地方,因此他当年的行为被人认为是那么糜费。街上的小吃店或者是面店,或者是清真食物店,要么就是清真面店。我饿了,但每个铺子看起来都那么萧条,只好一直喝酸奶。
这里的街道上有很好的酸奶,不是瓶子装着的那种,它们被放在一个个小瓷碗里,上面凝结着黄色的一层,每个冰糕柜子旁都可以喝到这个,一元钱、一元二角、一元五角,都有。我从西宁的一边走到另一边,沿路喝将过来。
招待所不远的地方有一家“清真甜食店”,我在那里找到了晚饭。小店很干净,几个女人主持营业,我这个醪糟狂,要了一碗“牛奶鸡蛋醪糟”,它和我过去喝过的湖南醪糟和四川醪糟都大大不同,用牛奶冲了鸡蛋和醪糟,里面还放了核桃、葡萄干、枸杞的八宝,三元五角,一海碗。
打包了一个小小的蜂蜜凉粽,回招待所。
水房里的水像从冰山上下来的那么冷,勉强洗脸刷牙,要了瓶开水烫烫脚,钻进睡袋梦周公。
定了闹钟,6点,它醒了我还睡着,脑子里忽然有人喊我起来坐车,听起来就像走廊里客人说话的回音,迷迷糊糊的起身,房间里两个来西宁贩货的女人还沉睡着。
买好票,在附近的街上转悠,找早饭。这个钟点只有一种摊子开着,专门卖羊肉汤的,准确的说,是羊头肉汤,一溜五六个羊的头颅放在摊子上,点中一个,摊主就从它上面削下几片肉,放进一大碗胡辣汤里给你。昨天黄昏时就看见了,被羊头们吓了一跳,心想这可是挂羊头卖羊肉了,把它列为绝对不吃的西宁小吃之一。但无可奈何,饿了,要了一碗,又要了个萝卜包子,纯粹是图那点食物的热气。
青海很大,西宁很小。我要走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