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比自由更美的是慈悲

I can make u feel better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带着高压锅旅行的烹饪男  

2006-07-01 15:47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早被窗户下牧民赶马经过的呼哨声唤醒。
40元钱,住一楼;50元钱,住二楼,其余房间设施一律相同。我当然住的是一楼,所以这会子听见马蹄在雨夜之后,草地上趴塔趴塔的声音。
赶在色须寺僧侣的上午辩经结束之前,在包围全寺的后山上走了一圈,转山完毕。
色须,这是个你没办法“一下子”到达的地方,它拒绝飞机这类当下到达的暴戾型交通器,要来这里,你必须接受“通道”这个概念,通过某物,通过某处,来到这里。然后也不可一下就离开,必须再次借助某物,借助某处,完成一次由此及彼的离开。
旅行的鞋子已经被泥水弄得一塌糊涂,被放在墙壁处曝晒。从后山下来,我换了双拖鞋,幸而这里阳光虽短暂却强烈,地面已经干的七七八八。
我没有进色须寺。
也说不清楚原因。
不是“敬而远之”的那个敬,也不是“敬畏有加”的那个敬。是想“近”,所以不“进”。
也许下辈子,如果是个男生,来这里做喇嘛吧。
发心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既然在转山的时候这么想了,那么即使不是下辈子,也总有一辈子会来这里。
这个,我有把握。所以,作为女身的这辈子,我不进色须寺了。
连接寺庙和小土镇的,是一座石桥。桥身上涂满了黄色的六字真言。
色须寺是一个戒律森严的格鲁派寺庙,土镇上几乎见不到几个闲逛的喇嘛,据说,他们的规矩是,没有特别事务,不得踏过此桥。石桥的那一端,便不是寺庙了。另一个规定是,作为喇嘛,当你听不见庙里钟鼓的声音,说明你已经走得太远,该回来了。
他们上午8点到11点是学习时间,下午则是2点到5点,晚上是7、8点开始,10点左右结束。因为经常停电,小卖部里蜡烛的生意很好。
走过石桥,在路口遇见了一群旅行者:一对情侣加两个男生。他们竭力鼓动我和他们一起搭车去不远的石渠县城。本来是想在这里至少再停留一晚,但这几天来,每天都背起包去新的地方似乎成了习惯,不停往前赶路成了一件有点上瘾的事情。
半小时后,我回去收拾了包,和他们站在一起,又开始拦车了。
承诺带我们走的一辆越野车失信而去,最后搭的是一辆中型客货两用车,就和昨天我搭载的那辆类似。区别在于,这次没有驾驶室可坐,所有人都挤在披盖着帆布的后车斗。里面已经有三个人和一堆东西,等把我们的包裹都依次扔上去,大家发现每个人都只有立足之地了。
车斗有栏杆,不过只高及我的小腿。山路的颠簸程度再一次超过我的想像,只能拼命抓住头顶的铁杆,因为车身左右摇晃,只要没抓稳,整个人随时会被抛下车。其中一次,已经接近摔下车的边缘,幸好及时得援。
路并不远,两个小时不到。此刻坐在冷气房,书桌前,好象已经不太回忆得起来当时的惊恐。
只记得有一个男生不停地尖叫。神经质的尖叫。但所有声音都被马达掩盖,除他之外,大家只是沉默地抓紧一切能抓紧的东西。
下车的时候,手掌心红通通的一片,因为用力过度,手腕抖个不停。
尖叫男继续往前,去德格。我和其余人等一起走,要在石渠县城停一夜。
情侣里头,男的那个长头发,是凤凰“边客”酒吧的老板,携小女友出来旅行,从湖南走到四川又到云南又到四川,走了不短的时间。另外那个单独旅行的男性,似乎可简称为烹饪男,因为他随身携带高压锅一只,燃气若干筒,喷灯一只,大小搪瓷碗一套,酱油、醋、盐、辣椒、大蒜……总之他身上带的东西比我广州厨房里的家伙还多。另外,他还带着在炉霍买的新鲜蘑菇、某处采买的干蘑菇、甘孜买的新鲜牦牛肉、塑料饭盒、方便面10包左右……
他们三个都已经来过石渠县城,如今是往回走的一站,大家一起住在扎溪卡饭店。扎溪卡,是藏语里的石渠,意思是美丽的大草原。
根据长发男的小女友推介,我钻进不远处的浴室洗澡。一面洗还出神地回想烹饪男究竟带了多少样家伙。刚才那辆倒霉的差点让我摔死的小货车已经被我忘记了。
回到饭店,他们已经动手做饭了。两位男性均表示出对烹饪的热情。我只好做做样子,拿着那大小不等的几只碗,去开水房反复的又洗又烫,表示我不是吃白食的。
10分钟后,蘑菇牛肉方便面出炉也!
现在是10点24分,今天晚饭吃的是一片面包一只苹果一个荣华的雪莓娘,加普洱若干。写日记写到这里,我听见自己喉咙里吞了一大口口水。
烹饪男在炉霍采买的蘑菇果然不是盖的,其鲜味之浓郁……请自行参考某位作家在高中课文的一篇散文里,深情地描写天山下的蘑菇,加羊腿清炖的十里飘香状。记得当时上课,我想了很久,不加味精调料,羊腿怎么会那么香呢,蘑菇有那么神么?
那些方便面寻得了自己的好归宿,和这样的蘑菇和牛肉煮在一起,此生也算不枉了。
窗口里望出去,牛群在高山上吃草,爬到了最高处。天气异常地好转起来,远远看着,牦牛们像镶在天上。
晚饭过后,我又把锅锅碗碗端起来拿去洗,不劳动者不得食嘛。
两位男性结伴出去拍照,趁着难得的阳光。小女友呆在我的房间里,此时我已经打开湖南卫视,一动不动地开始看超级女声。几小时后,男人们回来,也加入了观看的阵营。(刚才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,“边客”在凤凰似乎是个颇有名气的酒吧,有客人在自己的日记里写着,“我在边客快乐的看着超级女声”,而边客的老板则跑出来玩,在石渠的标准间快乐地看着超级女声。)
烹饪男年纪较大,对这个没兴趣,把他的笔记本搬来,不停展示拍摄的作品,特别是在色达的五明佛学院,拍了不少东西。为礼貌起见,超女一开始播广告,我就过去看他的照片。幸好这晚上的超女像个大晚会,一点儿也不精彩,不然我错过的片段就太多了。后来实在不耐烦,我就告罪专心看电视去了。
烹饪男看我不理他的照片,有点儿失落,于是开始攻击李宇春。也无非是常规的那几句话。
作为玉米,当他又试图风趣的表达对我这“孩子”的不满时,我顿时忘记了蘑菇的好处,直截了当地说,“开玩笑是门高深技能,不是人人都会。你说的一点儿也不可笑。”
于是,这个世界清净了。
烹饪男给小女友说了一番他的摄影水准,又拉着长发男去看他的照片,但我知道,我们都吃饱了,他没有。
春春,三百万的票。
这里只有四千米了,我缩在被子里,不停地跟各路超女迷互发短信,得意于自己在这里找到了湖南卫视。
李宇春晋级,拿了意料中的冠军,我忽然觉得GAME OVER。好象一个游戏闯关成功,忽然失去了乐趣。
夜里,有耗子在板壁里从上到下地全方位乱窜,我听得心惊,点着灯睡了一夜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