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比自由更美的是慈悲

I can make u feel better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进汶川  

2008-05-24 16:59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当这场灾难以“汶川”命名,那便意味着一件事:我们终将,也必将进入震中的这座县城。
考虑过接近它的三种路线,最直接的办法是从都江堰上映秀镇,再从映秀上汶川。它最短,却最不可能实现,因为地震在这条路线里展现了肆无忌惮的破坏力,岷江两岸被称为死亡峡谷,修复公路比新建公路的成本更高。迂回成了唯一的选择,要么走西线,由马尔康到理县再到汶川,要么走北线,从茂县下汶川。当先行的同行一再劝告我们,说马尔康一线乱石如雨路况险峻后,我们最终选择了茂县。
出发时间是5月22日的下午两点,到达时间是5月24日的下午一点。从成都到汶川,47个小时,却可能是我们生命中最长的一段距离。

5月22日
成都——九寨沟——松潘
四川的航空走廊因空投物资而空前繁忙。成都飞往九寨沟的飞机原定下午3时半起飞,全体乘客在机舱里坐等了4个小时,8点左右才获升空。云上的天空还算明亮,飞机终于在残留的暮色中飞越重重雪山,一个小时后到达九黄机场。因为海拔偏高,这里的夜晚十分寒冷。同机的藏族小伙子扎西和我们拼车前往松潘县城,车资一共90元。路上闲聊,得知扎西是牟尼沟人,十九岁,在成都做菩萨像谋生。地震发生后,家里担心成都余震厉害,让扎西放下工作赶快回家。扎西介绍我们住在县城里的吉祥宾馆,是民居式的小旅店,五十元一个房间,有热水,有电视,有两床被子可抵御夜晚低温。
安顿好,我们跑去松潘县委,问有无车辆次日下汶川。县委一个叫建松——建设松潘之意——的小伙子答应帮我们协调,但半小时后再电话确认时,他已经接到紧急任务,在出城的路上,这方面的支援宣告无望。走回旅店,抬头看松潘的城门洞,还是仿古的建筑,处处在提醒着那个文成公主下嫁的历史故事。孩子们不怕冷,在城门洞那里玩的开心。看他们玩了一阵“木头人不准动”,路遇军队的越野车,是青海的军牌。和这车子里的兵打了个招呼,又闻到了北川城里那股熟悉的,浓烈的尸臭味。提醒我们,这里毕竟是灾区。
回到吉祥宾馆,同行的摄影师下楼去买点东西,不幸被彪悍的无牌面包车刮蹭到右手,回来一看立刻青肿起来,手指疼痛。摄影师的手就像钢琴师的手一样珍贵,为了对他负责,决定让他明天回成都,不再参与汶川行程。我们戏称,这是“非战斗性减员”。

5月23日
松潘——茂县县城——棉簇村
整个上午都在松潘城里转悠,急着找一辆愿意去茂县的车。问了好多司机,都被拒绝。人家不愿意拿命换钱,可以理解。11点多,找到一辆小面包车,从松潘往茂县赶。
后来才知道,这个出发时间其实很不妥当,最好的发车时间应该是上午7点左右,确保中午一点前可以到达目的地。原因是松潘至汶川一线,沿途每到下午必起烈风,风刮的没边没沿,飞石如雨的场面不可避免。我们没这个经验,于是就吃了这个亏。
司机是藏族,才22岁,胆子大,敢开这条线。说自己在广东的部队当过两年兵,干的就是汽车兵,言谈中颇有几分艺高人胆大的自信。一路上开过去,果然很妥当,只是路边众多车辆的残骸让人心理不适,大巴小巴泥头车货车油罐车拖拉机小轿车应有尽有,被巨岩砸成各种狰狞的麻花状碎片状,让人不敢揣测那些司机和乘客的去向。下午两点,离茂县已经不远,大风狂刮,落石如雨击打车身,小面包车顽强地跑过许多处松垮的崖壁,车顶被砸的嘎嘣嘎嘣响。在一段落石繁多的危险关隘,不幸与对面开来的大型车队狭路相逢,我们的小车必须让路,提心吊胆的窝在路旁等着,提心吊胆。城市里常见堵车,堵的不过是时间。这里的堵车,赌的是命。

下图:从松潘去茂县,路遇大型车队,被迫在危险地段为其让车。


司机一声吼,从崖壁滚石激起的十丈烟尘里冲过去,却把备胎丢了。他二话不说,冒了十倍的危险又去那段车辆无不疯跑以图快速通过的路段捡备胎。从灰尘里龇牙咧嘴的笑着,推着备胎回来了,说,“这一个轮胎就是400块。”我看了心下不忍,自动把他的报酬加了100块。杯水车薪,小伙子,我只是想你下次不要这样去冒险。


下车,问司机还去不去汶川,司机摸着车身被飞石打出的凹痕,他和这辆小面包车的勇气至此已消耗殆尽。我们背起包,再去拦车。茂县,你就是“冒险”,我们领教了。

5月23日的夜 
灾民给我们一切
在茂县拦车去汶川,是件很艰难的事。在吃了无数灰尘之后,我们终于拦到一辆小车,司机送我们到南新村,虽然未到汶川,但毕竟离目标又近一步。
已经是下午六点,这时候已经不奢望在当天突破到汶川,寻找合适的宿营地成为最重要的事。我们最终选择南新村旁的棉簇村,因为地势相对开阔,有坚固漂亮的迷彩大帐篷,最重要的是,我们被这里的灾民留下了。
如果你和我们共度这一夜,也许你会同意,人的本能并不止于索取,有时候,我们更需要知道自己还有能力去奉献。村民(准确来说是灾民)捧出了一些樱桃,扛出板凳供我们休息,拎来热水瓶并带有歉意的解释这水已经烧开消毒,安排我们单独住在操场上的全新迷彩帐篷里,很多人无数次来询问我们是否愿意和他们一起吃晚饭(那是他们今天刚领到的每人十斤的灾民口粮)。我们领受了他们所赐的一切,除了他们珍贵的口粮。

 


亲爱的陌生人,你们遇到了灾难,但仍然愿意行善,这就是你们的价值。
夜里十二点,暴雨如注。我从此刻开始无法入睡,恐惧如此真实。我担心山上的巨石会滚落到这个小操场上,又担心泥石流,还担心造成道路大面积塌方明日无法上路。雨连下了两个钟头,当我感觉到一次强余震时,忍不住从睡袋里跳起来,叫醒同伴。那一刻我的声音发直,“强震”。幻想中的那块巨岩始终没有落下来,但我已经紧张到极点。我让同伴也别睡了,因为觉得要时刻准备逃命,虽然我不知道该逃向哪里。夜里两点,我们穿好鞋子,衣服,准备好雨衣,随身背囊,背靠背的坐着。
我必须承认,我害怕。
雨声渐渐停歇,安全感得到增强,对于死亡的幻觉减弱。疲倦袭来,我们又歪东倒西的睡去。

5月24日
棉簇村——汶川
出发前,我一直在问自己,为什么很少物资从松潘经过茂县南下运往汶川?为什么鲜见茂县的消息?到达离汶川仅有23公里处的南新村,我们明白了。南新村到汶川是最凶险的一段路,即使出重金包车,也没有司机愿意走这条道。幸好,我们选择在南新村口等候去汶川的救灾车辆,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,一定会有车进去。果然,当我们到达南新时,路口停着两辆空载的货车,他们从茂县赶往汶川去载回茂县奇缺的消毒药品。

看路牌,被飞石打的像个筛子。我们在这里拦到车。


终于,前方抢通的信号传来,我们搭上货车向汶川出发。这一天的路程并无悬念,23公里,无论如何也要到达。
在短短的路程内,搭乘的货运卡车停下四次。主要是昨晚的降雨造成塌方,道路多处中断,需要挖掘机作业清理路面,恢复交通,所有人才能再前进。货车的驾驶室位置有限,我们和很多当地人一起站在它的露天车厢里。幸运的是,由于出发的很早,大风尚未开始,一路并未遭遇落石,否则站在露天车斗里的我们一定完蛋。
一面是峭壁,一面是岷江,车辆开一阵,停一阵。在停车等待的漫长时间里,毒辣的阳光来袭,司机和乘客就躲进树荫。
下午2点前,到达汶川县。
现在,如你所知的这样,我坐在汶川县新闻中心的电脑前打字,回忆这短暂的47小时,以及我无法用语言向你表明的一切。

 

附:我们用的电脑是IBM,从松潘到茂县的神奇小面包车是“长安之星”才几万块那种。以上两物质量超群,IBM的显示屏都卷起来了还工作正常,打个广告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7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