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比自由更美的是慈悲

I can make u feel better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震后首次接受心理干预  

2008-06-03 13:21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必须承认,因为尚未领悟“谦卑”的全部含义,现阶段的我把“示弱”看做无法接受的事。但在这里,我还是想写下自己的脆弱和渺小,以及我在无助时得到的宝贵帮助,希望这段短时间的心理记录能够帮助到更多人。那么,这是我可以接受的示弱。

从离开汶川开始,我被高强度的梦魇包围。之所以没有使用“噩梦”这个词,是因为我并未在梦境中感觉到任何恐惧。它的主要症状是:我的神经处于极其紧张紧绷的灾区状态中,无法放松。它的主要危害是:神经更加紧绷,更加无法放松。比如,前天晚上我的梦境主题是我作为灾民被埋了,目睹墙壁出现裂缝到倒下,感受被垮塌建筑活埋进入黑暗,等待救援的全过程。

昨天回到广州,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需要自我调节和改善。回到酒店后,我还找小舅在网上打了40分钟的斗地主,然后在11点洗澡放松睡觉。但是刚躺下,问题又来了。

这晚,我的梦境主题变了,不再是被埋葬的难民,变成主动的救人方。

第一个梦是我在我老家曾住过的某个建筑物,我沿着一条满是废墟砖石的楼梯往上走,走到第五层的时候,发觉遇见一个脸色惨白的妇女。她倒在地上,看起来很不舒服。我在梦中的第一感觉是,这是个吸毒者,第一直觉是,要救人。于是我把她打横抱了起来,往下狂奔去找医院(这个女人并不愿意去医院,过程中和我扭打起来,后被我制服),路上有其他人帮助,找到了一家看似开在地下的诊所。到达诊所前,这个女人一度心脏停止跳动!我喊医生给她做人工呼吸,通过按压胸部,她恢复了心跳。这个时候我才发现,在扭打的过程中,我的中指第一节和食指第一节已经被她几乎咬断。医生开始给我做治疗,把我的手指缝合了。旁边有女人说,这种人不值得你救,一看就是吸毒的,云云。这个女人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类似男友的人,他把她接走了。此女醒来后未曾和我道谢过,但上出租车离开前,突然回来对我说了声谢谢。

这个梦是我记得最清楚的,所以描述的比较仔细。整个梦,在我此时回忆时,坐在这个陌生的酒店房间里我甚至有一点害怕,比如回忆起那个废墟楼梯。但在做梦的当时是不恐惧,只是紧张,神经高度疲劳,越睡越疲劳。后来还做了很多个类似的梦。比如坐在桌边向同事们一个个说救援的故事。最后一个梦是某救援队处于一个高架桥下,但是巨石穿过水泥混凝土的桥面,砸烂了队员的头。

最后因为走廊上有其他旅客大声说话导致我醒来。一看手机才两点四十,觉得非常绝望。再睡下去还是不停的被类似梦境纠缠。昨天在成都的酒店,今天在广州的酒店,都是类似的房间,类似的梦境,绝望极了。

为什么会这样,理智时候的我会明白,原因是在灾区呆了一段时间,大脑皮层受到较深刺激,对所见所闻留下强烈印象。这种印象之强烈,令它徘徊不去,夜里就转化为梦境。就像某人沉迷于某种网络游戏的时候,做梦也会继续交战。理论上是清楚的,但半夜被高强度梦境弄得疲惫不堪又是另外一回事,这个时候,我需要帮助。

近半夜三点,我上网,想看看有没有能够随便聊几句的人在线,缓解一下紧张情绪,这是我的自救手段。正巧,我碰见了钱琨。

钱琨是我的一位同事,在此之前由于我们分为北京和广州两地工作,甚至还没见过面。但大家相互支援作战已久,已经有了兄弟般的信任感和交流的基础。更加巧合的是,钱琨还参与负责网易目前的一个大型震后项目:蓝十字心理干预计划。简单说,就是由网易出钱出力,聘请专家设立心理辅导站,对进入震区的各色人等和灾民进行心理重建。当然,这是我后来和钱琨聊天后才了解到的。也就是说,我非常幸运,找到了一个半夜三点我能找到的最好谈话对象:有信任度,懂一点心理干预方面的知识。

钱琨先让我看一下他做的“网易蓝十字心理干预”网页,我看了下,毫不客气的批评说没找到我想找的东西,可见我的刻薄在情绪不稳时仍然如故。的确,我希望它排开几十位心理专家的感情信箱,让所有人能够去信和得到回信,针对具体问题拥有解决方案。目前的东西,谈的比较泛泛,会让人心生“这帮不到我”的感觉。

钱琨被我打击了一下,结果他毅然决定出来请我吃宵夜,和我聊聊。感谢广州,这是个半夜三点多还有东西吃的地方。

出门之前,钱琨还百度了一下,想更多了解此时应该对我说什么,不应该说什么,他非常细心。

一路上,他尽量避开“地震”这个话题,和我聊各种不相关的事情,聊他的生活和想法,前一段时间的出差经历,聊北京的后海和南锣鼓巷,以及一切他认为可能令我放松的东西。我们在一家沙县小吃坐下,我喝了点乌鸡炖汤,吃了点饺子,和他扯了四十分钟。

回去的时候,鸟叫了。钱琨说,根据他的经验,鸟叫代表天快亮了,这个时候应该四点半了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记住了这句话。它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含义,但我回房间一看,真的是刚过四点半。

被送回酒店,我突然睡着了。这次一觉睡到今天的中午12点。中间也出现过和灾区有关的梦,不过已经不是凄厉类型的,其中有一个我记得是一个小女孩和她的家庭一起重建一个新的家,很温柔。另外还有一个搞笑类型的梦,梦见李嘉欣结婚,我当狗仔队,偷拍了好多照片,在梦里就笑的稀里哗啦。

醒来后,我给钱琨发了条短信,说谢谢。

写出这个晚上的经历,也不知道对于其他有类似震区生活经验的人是否有用。也许是我比他人更加敏感和脆弱,但整体看来问题也不大,因为你可以从我的叙述中发现,我一直在努力自我分析、调节和自我干预,并像我们的政府一样,不排斥外来救援队进行帮助。

希望每个人都睡得好。

我想我会更加关注网易的这个新项目,钱琨和很多同事在筹备的蓝十字心理辅导。希望他们能帮助更多人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70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